南方日报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西散南国文学漫话十二生肖兔龙蛇 [复制链接]

1#

审核

若兰

编辑

萧寒

图片

网络

漫话十二生肖——兔龙蛇

文/贺清明

十二生肖是十二地支的形象化,是中国先民对动物崇拜形成的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民俗文化符号,属相文化随着社会变迁与发展,逐渐与婚丧嫁娶、人生命运等文化体系融入,依据属相文化的丰富传说,并以此形成一种观念思想的阐释,渐变为民间文化中的形象哲学。

十二生肖“始于夏,流传于商周”。先秦时期即具有比较完整的生肖系统描述,东汉《论衡》是最早记载十二生肖的传世文献。

古代南北朝使用十二生肖纪年。沈炯创作的《十二属诗》“鼠迹生尘案,牛羊暮下来。虎啸坐空谷,兔月向窗开。龙阴远青翠,蛇柳近徘徊。马兰方远摘,羊负始春栽。猴栗羞芳果,鸡砧引清怀。狗其怀屋外,猪蠡窗悠哉。”这首诗首字按序嵌入了十二生肖名,突出了每种动物的生性特征,起到画龙点睛、出神入化之作用。

属相文化彰显了人与自然及社会的关系,全面反映了各民族风俗习惯、思维模式、伦理道德、价值观念、审美情趣等。也折射出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形成的“天人合一、生态伦理、传统道德、平等亲民”的丰富思想内涵。

属相文化在其发展过程中不知产生了多少民间神话故事,也不知演绎出了多少优美动人的经典的文化艺术种类与形式。猫鼠不共戴天的传说,《天仙配》、《白蛇传》委婉凄美的爱情故事,属相文化早已根植人心并脱变为强烈的文化基因。本人无意于考古评史,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漫谈十二生肖,不妥之处,请予批评。

狡兔三窟

人常说“兔子的尾巴---长不了。”表示邪恶之人的日子不会久长。弱小而可怜的兔子因为一个短小精悍却具有防御功能的尾巴,平白无故遭受了不白之冤,这是弱者的无辜与无奈。

兔子的一生注定了被蹂躏、被残杀的命运。不论天上还是地上,到处都是它的天敌,它活的十分憋屈,但又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天空中各种鹰类无时不刻、虎视眈眈地盯着它的身影;地面上狼、鬣狗、狐狸等等,不时用十分灵敏的嗅觉窥视着它的足迹;甚至那些大型啮齿动物如老虎、狮子在非常饥饿的状况下,也会毫不客气地捕获兔子来垫垫牙缝。

兔子的悲哀不仅如此。人类更是它需要时刻警惕和防范的敌人。不但要警觉远处那一支支黑洞洞枪口,还要随时面对几十条家狗组成的铜墙铁壁。关中蒲城、富平一带,每到冬天,村民们纠集起数十条细狗,一起追击危害小麦的野兔,被围猎的兔子极难逃脱细狗们的天罗地网,这就是关中地域沿袭几千年的民俗活动----细狗撵兔,甚至成了当地的“非遗”文化遗产。

兔子为了安身立命,为了免于被屠杀,常常给自己准备许多逃避天敌的窟穴,因此说“狡兔三窟。”其实兔子并没有老鼠狐狸之辈狡猾,为了逃命而迫不得已。

战国时,冯谖对孟尝君感慨地说:“狡兔有三窟才能免于一死。”于是,他出谋划策,相继为齐国孟尝君办了三件大事,巩固了孟尝君的政治地位。兔子承受了误解之痛,却成全了他人的伟大事业,兔子痛却快乐着。

兔子不仅被误解为奸诈狡猾之徒,更被视为愚蠢可笑的代表。一天,一只兔子受到惊吓,极速逃窜,不幸头撞树干而死,被一农人发现,轻易获得美味的农人,自此认为兔子都是这样愚笨,之后每天守在那棵大树旁等着兔子来送死,“守株待兔”成为人们的笑柄,是兔子愚蠢,还是人愚蠢?

兔子弱小而谨小慎微,但也会寻找他人帮助,或者与人合作共同御敌。兔子和狐狸结成联盟共同对抗猎人的捕杀,兔子被猎人屠杀后,狐狸因为失去盟友而十分悲伤。有人认为狐狸是虚情假意,也有人考证狐狸是真悲伤,这只有狐狸知道!

兔子的命运因弱小而悲催,但它绝不会因此而灭绝。兔子知道,人和它的各种天敌们需要它的存在,所以,兔子也有被需要的快乐!

龙马精神

龙是我国先民臆想出来的一种神秘神奇的动物,也是十二生肖中唯一在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物种,更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图腾所崇拜的产物,我们把自己视为“龙的传人。”我们有“龙的文化”、“龙马精神”等等。

龙这个被人顶膜礼拜的化身,经过数千年、无数代人的演绎,集鹿角、牛头、驴嘴、虾眼、象耳、鱼鳞、人须、蛇腹、凤足为一身,作为一个民族信奉的旗帜性的图腾,人们自然而然地将各种动物及人自身的美德、优秀品质集于龙身上,如英勇善战、聪明多智、正直刚强、行云布雨、法力无边等等,这是人们对最美好愿望的寄托。

据《史记·天官书》记载,黄帝就是黄龙的化身,黄龙即是龙帝,五行属土,位居中央,是龙族之首,也是道教的宗教观中天庭的主宰。据此,中华民族乃皇帝的后裔,也就是龙的传人,这似乎不容置疑!

龙凤呈祥就是指龙具有吉祥、祥瑞、祥和的品格,中华民族封建王朝几千年,上至皇帝贵族,下至黎民百姓,一生当中都希望沾染上龙的灵气、龙的灵性。

历朝历代的皇帝是万民之主,为了彰显与百姓的不同,无一例外地与龙结上了亲戚。皇帝本人均被称为真龙天子,皇帝穿的衣服称龙袍,住的寝室为龙宫,睡得床叫龙床,坐的椅子为龙椅,所乘的马车叫龙辇;皇帝发怒叫龙威,高兴叫龙颜大悦,获得皇帝的重用或奖赏是龙恩浩荡,得到赐福的人要谢主隆恩;皇帝的女人肚子里怀的孩子叫龙种,皇帝一代又一代子孙那就是龙子龙孙了。

黎民百姓不敢和皇帝一样肆无忌惮地将一切与龙扯上关系,所以,住的地方叫寒舍,穿的衣服为寒衣,吃饭得称用膳,就连所生的孩子也只能称为犬子,绝对和龙搭不上边。但老百姓为了讨吉利,在许多民俗活动中嵌入龙的文化符号。南方水资源发达,为庆祝丰收常常举办“赛龙舟”比赛,概因船头有一个大大的龙头而得名;北方雨水稀少,天年大旱时,当地百姓就会用各种祭奠活动祈求“东海老龙王”降雨,《河伯娶妻》的典故就与此相关。

龙马精神是指一种旺盛的奋发向上的精神。所谓的龙马是传说中形状像龙的骏马,中华先民们认为,龙马就是仁马,是黄河的精灵,是炎黄子孙的化身。龙马精神既是华夏民族的主体精神,也是最高道德高地。这一精神已经深深根植于华夏儿女的血脉,而且演变成为一种文化基因符号,传承于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。

借助龙马精神,在一波又一波改革劲风的吹动下,华夏儿女奋发有为,豪情万丈,努力拼搏,中华民族就像一头刚刚睡醒的雄狮,一扫往日的萎靡不振,重振雄风,傲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。

龙,一个字,一种图腾符号,一脉相承的文化基因,一个民族乃至于国家层面的精神坐标。

龙,空灵之物,灵魂载体,必将与华夏民族血脉相连,万世永传,生生不息。

蛇语

蛇是爬行动物,也是冷血动物。因其无腿脚跑步,就落在了其他动物的后面,屈居了十二生肖的第六位,不过,六六大顺吗!

蛇是人见人怕的动物,尤其是剧毒蛇类,但世界上偏偏有一个民族的人,可以把最毒的眼镜王蛇玩的出神入化,那就是奇特的印度人。他们可以和蛇亲吻,号称死亡之吻;他们可以和蛇共舞,以赚取喝彩及利润。据说神秘神奇的印度舞蛇人都懂得蛇语,是不是真的呢?还是让蛇自己去说吧!

我是冰冷的、冬眠的、冷酷的物种,那不是我的错,是进化的结果,是生存的需要,是适应的结局。我是老鼠的天敌,应该是人类的朋友而不是敌人,但你们人类常常视我们为强敌。只有我们受到威胁时,才会主动袭击人类,你们不是有“打草惊蛇”的古训吗?我们之间只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就没有危险,相安无事,距离产生美!

这个世界上我们的同类极多,海洋、沼泽、森林、河流都有我们家族成员。物竞天择,我们的伙伴遍及这个星球的角角落落,我们的生存方式和习惯不尽相同。有的可以在森林的树林间滑翔,那是一种飞的感觉;有的在水里、海洋里游刃有余,享受无限空间的自由自在;有的在沙漠里、陆地上悄无声息地蜿蜒行走,无所畏惧勇往直前;我们是这个蓝色星球进化最成功的物种之一,据你们研究的结果,我们已在这个星球生存了2.4亿年,但是凭什么你们成了这个星球的主宰,而我们倒成了你们主宰的对象?

你们人类真的是不可理喻的主人(我们认命,就把你们当作主人好了)!一方面对我们动不动就“杯弓蛇影。”称我们为“蛇蝎心肠。”把我们恨得咬牙切齿。另一方面,你们却用尽心机大肆地利用我们,视我们为宝贝。有的人大量养殖我们,取我们的毒素来发财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们成为了你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,你们这样做征得我们的同意了吗?这绝对不公平!

你们人类总是说“一朝被蛇咬,终身怕草绳。”你们把对我们的恐惧无限放大,其实,你们人类更可怕,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就说的是你们自己,这个星球究竟谁更让人胆寒,还是你们自己评价好了!

我们是各国各民族最悠久的图腾之一,也演绎出了许多经典的经久不衰的神话故事供你们娱乐。

据说在伊甸园,我们未出现之前,亚当和夏娃赤身裸体,纯真无邪。而后的一天,我们对夏娃说:“上帝真的说过,你们不可以吃园中任何树上的果子吗?”于是,夏娃和亚当中计,贪婪地吃了树上的果子(苹果),偷吃禁果的结局是,二人痛失乐园,至此夏娃承受了分娩的痛苦。在这里,我们成了罪恶的源泉、魔鬼的化身、上帝的仇敌。当然上帝给我们下了诅咒,印度人是不是真的掌握了上帝的魔咒,我们不得而知!

我们也有正能量的时候。《白蛇传》中的白蛇和青蛇是我们的化身,我们和人之间产生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,借助我们蛇精和人向往自由恋爱的愿景,鞭策了封建社会对人的束缚与压迫。在这里我们不再是《农夫和蛇》中的残忍恶毒与无情无义,而是变身为冲破藩篱、伸张正义的美的形象。

蛇行天下,蛇语人生。我们不会像你们人类一样横行天下,也不可能像你们人类所期望的一样消失的无踪无影。

贺清明,男,陕西延川,本科,学士,硕导,副教授。文学爱好者,相继在《延安日报》、《石嘴山日报》、《前进论坛》、《农工陕西》等期刊、报纸发表散文十多篇,年散文《有一句话想到的......》获得农工党“海瑞杯”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征文大赛三等奖;年作品《爽爽的贵州》获得海河文学杂志社首届文学征文大奖赛优秀奖;年作品《苦难人生》入选中国当代百强才子文选。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一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二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三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四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五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六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七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(小说连载八)

瑾瑜墨池

岁月,你可曾哭泣(连载之十、十一、十二)l李景

岁月,你可曾哭泣(连载之十三、十四、十五)

李景

岁月,你可曾哭泣?

李景

南国散文决定:增设周冠军栏目,以阅读量为准,每周评出一名。凡冠军发表一百字内的获奖感言,把名字和感言推在每篇作品后面,进行一周巡展!

-----上周周冠军获奖老师:贺清明-----

漫话十二生肖漫话十二生肖——牛虎》写作感言—贺清明

获知拙文荣获周冠军,既欣慰又惶恐,喜的是文章得到大家的认可、欣赏与分享,怕的是拙文太过幼稚,惹各位同仁劳神费力,在此谢过各位老师朋友们!我将在文学路上与南国文学社一起同行!

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南国文学社

第一期《南国文学选粹》征文火热进行中......

欢迎大家积极投稿!

《南国文学》投稿邮箱:

qq.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